我們的鄉村:中國當代建筑在威尼斯的呈現 – 李翔寧在BCC中國國際建筑科技大會演講

2019上海回歸展,將中國鄉建經驗推向世界

項目標簽

2018年北京举办了BCC国际建筑科技大会,多位嘉宾就建筑设计与科技等问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本文记录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 李翔宁 的演讲,题目为“我们的乡村:中国当代建筑在威尼斯的呈现”,介绍了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中国馆展览的始末以及背后的思考。2019年11月5日至11月8日,李翔宁教授将携“我们的乡村”展览首次亮相CADE建筑设计博览会2019。

(Only in Chinese) In 2018, BCC was held in Beijing and many guests gave speech on architectural design and technology issues during the event. This article records the speech of Li Xiangning, subdecanal of the CAUP, Tongji University. He will bring the exhibition held in Venice Biennial 2018 to Shanghai CADE 2019 for the first time from Nov.5th to Nov. 8th

 

 

李翔宁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评论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

威尼斯双年展和圣保罗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并称世界三大艺术展,自2000年中国第一次在威尼斯双年展设立中国馆以来,每两年一次的中国建筑展都有不同的主题。这一次的总策展人是来自爱尔兰的建筑师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他们提出了今年的主题为“自由空间”。作为中国馆策展人,当我面对这个命题时,我开始思考如何展现中国的自由空间,这是一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最后我们给出的答案是以中国的乡村作为主题。相对于有着极其严格复杂的规划和建造标准控制体系的中国城市,不论从建造模式、经济模式还是社会广泛参与的方式上,乡村都具有无限的潜力和可能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乡村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建造,极具自由空间的形式,因此我们决定以乡村建设作为展览主题。

中国一直都有乡愁情结,也就是英文语境里的怀旧,是一种对于已经失去的、遥不可及的事物的回忆和渴望。中国文化起源于农耕文明,中国人和乡村在根源上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乡愁这个词意味着回到过去,回到乡村寻找失去的生活方式。我希望这次中国馆的建设,能够给未来全球的乡村提供一种中国模式。在过去三十年时间里,中国城市的发展受到了全球瞩目,而这两年乡村成为了更大的关注热点。未来的乡村将会展示未来的可能性,绝不能仅用怀旧的老旧建筑来呈现。在今天的乡村模式中,中国乡村对比欧洲、美国的乡村,具有非常不同的特点。从物质水平和生产建造标准来看,美国或欧洲的乡村和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而在中国,无论是生产力水平、收入状况、还是生活设施,城市和乡村都有着巨大的差异,这其中需要通过建筑师、规划师和所有社会工作者一同参与来弥补落差。

我们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很多西方没有的模式,如不依赖地域,包括当地的材料、建造技术和建造方法等。如今我们在任何地方建造房子,都可以通过电商在网上购买建筑材料,并且利用便利的物流在短时间内运送到现场进行组装。袁烽老师在成都的作品,也会在这次展览中展出。建筑由3D打印建造,现场拼装只花了大约一个月时间。这些模式都是基于电商、3D打印、数字化建造和人工智能化建造的发展而产生的,在这些方面中国正在进行许多探索,未来也许会与社会性关注相结合,为世界提供新知识、新能量。

▼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高长军

整个展览分为六个板块,分别对应乡村的不同功能。过去在大家的认知里,乡村的作用是居住与生产,例如种植、养猪、制作红糖等等,而现在文化和旅游成为了中国乡村发展速度最快的两个产业。除了经济形式以外,乡村的文化、旅游、居住等产业都获得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而我们更关心的是乡村文化社会结构的重建。展览的六个板块中,有两个板块比较特殊,一个是关于乡村社区的纽带重建,另一个是面向未来。每个版块里设有一个主要装置,同时还有4—5个其他项目。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主展场面积不到一千平方米,展览外的草坪上设置了袁烽老师的装置“云市”;张雷老师的“丙丁柴窑”则通过空间装置的方式在最核心部位加以呈现;徐甜甜此次展出的是“松阳故事”,与全世界研究学者聚集在一起讨论松阳建筑实践;华黎老师展出了武夷山的竹筏育制场,项目鼓励当地人通过当地的竹子生产以及传统的手工业支撑乡村经济发展;华黎老师的另一个项目是云南咖啡庄园,游客可以在其中居住并体验咖啡生产的过程。

▼张雷联合建筑事务所 – 景德镇柴窑工坊(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DnA建筑事务所 – 松阳樟溪红糖工坊(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迹·建筑事务所 – 武夷山竹筏育制场(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现今莫干山炙手可热,多位建筑师在这里打造了许多优秀的民宿。由于民宿经济上的灵活性和制度上多方参与的可能性,民宿领域呈现了很多非常好的建筑作品。在张利老师设计的西藏游客中心项目中,建筑师使用当地传统的材料和建造工艺,呈现出一种完全没有受到污染的、体现西藏传统文化的建筑。董功是北京的建筑师,他曾帮福建海边的一个船长家庭改造住宅,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这两年,“网红建筑”的兴起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网红建筑”的品质都非常好,但网红现象说明建筑师们可以走出传统的小圈子和建筑师的讨论范围,通过电视和网络的传播,向社会公众宣传建筑文化,向世界介绍建筑知识。

▼简盟工作室 – 嘉那嘛呢游客到访中心,展现游客与村民之间的有机互动

▼直向建筑 – 船长之家改造(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林君翰曾在一座村子的村口设计一栋标志性建筑,是眺望自然环境非常重要的地点,当地村民结婚都会爬到建筑塔顶拍结婚照。我们把建筑拆下来后运到威尼斯进行了重新组装。在上海有一个乡村艺术家工作室项目,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过去中国人六十岁退休,而现在很多建筑师、艺术家、设计师,或是从事旅游产业的人,三四十岁就想搬到乡村居住,过退休生活。从前建筑师在乡村设计房子只是为了建造自己的作品,现在更多建筑师选择乡村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城村架构RUF – 乡村旧屋改造瞭望塔

展览中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板块是社区服务,建筑师的作品能够在实践中为当地人解决民生问题,例如幼儿园,乡村银行、合作社、集市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袁老师的作品“竹里”是将数字化的机器人建构运到现场进行拼装,获得了很好的社会反响,也看到了建筑师为社会和大众带来的效益。场馆外为3D打印的“云市”,将数字化技术和乡村村口集市场景结合在一起,通过3D打印的方式再现村口集市,代表未来新技术发展的形式,为人们提供了一种从不同角度思考乡村未来的可能性,也深受威尼斯展览观众的喜爱。

▼创盟国际/袁烽 – 竹里模型,结合传统材料与数字化建造技术(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创盟国际/袁烽 – 云市,再现“村口”公共空间(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这次展览是历届威尼斯双年展中更受好评的一届,意大利、英国、德国等重要的建筑媒体都进行了大幅报道。一位德国评论家评论道:“这次呈现当代中国乡村建筑的展览,用数字技术与乡村相结合的方式,为未来欧洲乡村发展问题提供了借鉴思路。”法兰克福汇报评论道:“在所有展览馆中,只有中国馆最认真地回答了总策展人提出的命题。”英国卫报评论:“该展览提出了中国当代建筑实践的转折点,以前我们认为中国建筑市场是外国建筑师的实验场,通过本次展览,我们看到中国正在成为一个拥有中国文化建筑能量的源泉。”这些其实都是非常中肯的评价。我们希望更多人关注中国乡村问题,关注中国建筑师在乡村建造的实践,并把经验传播到全世界,一起分享和讨论未来乡村发展的更多可能性。

921日,《“我们的乡村”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海外巡展》第二站在巴西库里蒂巴双年展主展场奥斯卡·尼迈耶博物馆(Museu Oscar Niemeyer)拉开帷幕。

2019年11月5日至11月8日,CADE建筑设计博览会2019(上海)将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浦东)举办,届时李翔宁教授策展的“我们的乡村”主题展览将全新亮相,展示当下中国乡村建设的图景。此外,李翔宁教授还会主持今年的BCC大会,并且带来威双和园博园沙龙专场,深入解读展会背后的故事。

▼2019年回归展现场效果图

文本整理自活动现场记录
The article is only in Chinese

發表評論

隨機推薦工作 所有工作 ?

11选5之任选二技巧